對腐敗的“零容忍”不僅需要全面的制度建設,還需要社會文化的重新構建,即從人情社會的虛殼中蛻出來,遵從社會規範,值守契約精神。
  本報特約評論員李薌
  中交第二公路勘察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職工胡劍兵,近日向南京市紀委和媒體曝出該單位南京項目部“送禮清單”,引來相關部門調查,而舉報此事的胡劍兵則被單位同事罵作“叛徒”。
  胡劍兵的遭遇並不令人訝異。當一個單位大多數人從腐敗中得益,諸如逢年過節給相關政府部門送禮,請政府官員吃飯,打個紅包為單位項目疏通關節,這類腐敗行為就會理所當然被歸入“人情世故”的“合理”範圍。在此環境里,大家自然就達成了默契,腐敗成為公認的準則,成為你知我知的集體無意識。倘若有人試圖打破這樣的平衡,對不起,說你一聲“不懂事”,罵你一聲“叛徒”都是輕的。嚴重的,舉報者被完全孤立,甚至被利益小團體用各種方式打擊報複。
  這就是我們深陷其中、難以自拔的腐敗文化——視那些能夠給群體帶來共有利益的腐敗行為為合理規則,並不自覺地主動維護著這一規則。如經濟學家岡納·謬爾達爾所指出的那樣,“當腐敗已經滲透到人們的日常行為模式,成為全社會的行為準則,併在此基礎上構成一種穩定的社會心理時,腐敗文化就形成了”。
  胡劍兵的舉報,不過是揭了“合理腐敗”的瘡疤。需看到,“合理腐敗”正緩慢地腐蝕我們的肌體。它隱蔽在群體日常共同行為中,不像某些官員腐敗那樣容易被查處,只要沒有胡劍兵這樣偶然出現的“叛徒”,“合理腐敗”就是正常的經濟活動和人情往來,年復一年地潤滑著錢權關係。
  “合理腐敗”並不僅僅局限於胡劍兵這樣的單位小環境內。君不見,每到小升初、中考,為了擇校,家長們不是使盡渾身解數,找關係,走門路,給相關權力人送禮塞紅包?醫葯企業為了推銷藥品,不是想盡辦法,用各種回扣,打通從醫院領導到科室醫生各個環節?我們真的是迫不得已、被逼無奈嗎?還是放不下一己之私?
  一方面,我們鄙視官員腐敗,另一方面,又暗自期待能從腐敗中分一杯羹;我們對權力腐敗咬牙切齒,卻又對“合理腐敗”習以為常、視而不見。從這個角度而言,對腐敗的“零容忍”不僅需要全面的制度建設,還需要社會文化的重新構建,即從人情社會的虛殼中蛻出來,遵從社會規範,值守契約精神。
  說到底,在制度反腐的同時,我們能不能從自己做起,也反一反自身的腐敗之氣?  (原標題:央企“叛徒”揭了合理腐敗的瘡疤)
創作者介紹

好眼淚壞眼淚

ymkfdch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